首页 > 社会 > 正文

山西劳模荒山造林30年 逝后林权确认引纠纷

远方的山林就是耿蝉柱植树造林30年的成果。 宋立超 摄一位名叫耿蝉柱的山西老人,在荒山上植树造林30年,曾被评为省级义务植树模范、市级政协委员、县级人大代表,事迹曾在当地广为流传。2007年,耿蝉柱因病去

山西劳模荒山造林30年逝后林权确认引纠纷(图)

远方的山林就是耿蝉柱植树造林30年的成果。 宋立超 摄

一位名叫耿蝉柱的山西老人,在荒山上植树造林30年,曾被评为省级义务植树模范、市级政协委员、县级人大代表,事迹曾在当地广为流传。

2007年,耿蝉柱因病去世,其家属在申请林权确认时却遭遇难题。2016年,在村、镇、林业部门联合进行的林地测量中,曾屡见报端的“植树造林3000亩”最后被确认为实际面积500余亩。对此,耿蝉柱的家属表示不服。

“我的父母在山上辛苦造林数十年,如今树已成林,面积却大幅缩水。我不求其他,只愿要回我父亲一辈子的辛苦成果,让他泉下安息。”10日,耿蝉柱的儿子耿建军说。

对此,当地相关部门对中新网记者表示,“植树造林3000亩”是虚数,实际测量时多方代表在场。如果耿蝉柱的家属对此有异议,可以向权威测量队申请再次实地勘测。

\

耿蝉柱的家,目前只有遗孀穆巧娥独自居住。宋立超 摄

30年植树造林

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东回镇西回村是个典型的“山沟沟村”。1月5日,中新网记者顺着蜿蜒山路驱车赶到这个群山环绕的村庄。村东边的山头,雾气中可见成片的林木。村中人说,数十年前,那里还只是一片荒山。如今,冬日里还常见野鸡扑棱棱飞起。

耿蝉柱家就住在村庄的最东边,一只土狗,数孔窑洞,不大的院落连大门都不设。如今,耿蝉柱的子女们均搬至县城中生活,只有遗孀穆巧娥独居于此。

走进窑洞,耿蝉柱的遗像赫然入目,底下就是满满的奖状、证书。耿蝉柱的儿子耿建军说,这是父亲植树造林一辈子的荣誉,老人去世后的十年来一直悉心保存。

事情是从遥远的1984年开始的。一份保存至今的《造林合同》显示,当年7月,村民耿蝉柱、耿喜科、耿洞小三人与西回村协商同意开始荒山造林工作。该合同规定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界定(专业称“四至”),包含责任山2000亩,予整地1500亩。同时,合同约定责任山承包后的利益分成为承包者占90%,承包期为50年,可以继承和转让。

然而,工作开展的第一年就遭遇了困难。仅仅一个冬天,三位承包者在荒山上植下的树苗全被冻死。考虑到未来可能遭受的损失,耿喜科、耿洞小两名承包者先后退出,只有耿蝉柱一人留下坚持。

自此,这位山西老汉的植树造林生涯开始了,并且一干就是30年。在提及和老伴度过的那段时光时,穆巧娥几乎瞬间就红了眼眶。她说,战严寒、斗酷暑、没日没夜植苗种树是那个时候最真实的写照。

多年来风雨奔波,耿蝉柱的植树造林面积不断扩大。1993年3月,当地官方报纸《平定报》刊发一篇《耿蝉柱绿化荒山立新功》的报道中显示,耿蝉柱9年完成荒山造林2700亩。由于成绩突出,于1992年被山西省林业厅授予“劳动模范”称号。

不仅如此。1992年,耿蝉柱被山西省绿化委员会评为“山西省义务植树模范”。此后数年间,耿蝉柱先后当选阳泉市政协委员、平定县人大代表,相关荣誉接踵而至。

望着摆满整个床铺的奖状和证书,再看看老伴的遗像,穆巧娥说,老伴辛苦一辈子,就剩下了这些荣誉。

\

耿蝉柱获得的各项荣誉。宋立超 摄

“消失”的造林补助和林权面积

穆巧娥所说“老伴辛苦一辈子只剩下荣誉”并非无的放矢。环顾耿家四周,值钱的除了一台电视机外,就剩下院中刚收获的一堆玉米。

穆巧娥表示,根据1984年签订的《造林合同》,西回村将对验收合格的林地给予每亩4-6元不等的造林补助。但这笔款项,耿家却从未收到过。

“为了将植树造林维持下去,我们只能‘以种养植’。就是采集成年树木的种子,撒在地里育成树苗,再把树苗植在山上。多余的树苗我们会变卖,以支付雇佣人工的费用。”穆巧娥说。

据耿建军提供的资料显示,1993年、1994年和1996年,时任平定县人大代表的耿蝉柱曾三次递交建议,反映林业资助款不兑现的问题。意见答复原件中,平定县林业局均表示“因财政紧张不能及时兑现。”

同时,在植树造林过程中,耿蝉柱一直想办林权证,但皆因种种原因耽搁下来。2007年,耿蝉柱突发疾病去世。

在老伴去世后,穆巧娥仍然没忘林权证的事情,多次求助村委会未果。此后数年间,耿蝉柱的子女也开始帮助母亲奔波,希望能完成父亲的遗愿。

2015年2月10日,穆巧娥与西回村村委会签署一份《林权确认协议书》。该协议书中显示,穆巧娥与丈夫耿蝉柱自1984年至今先后种植油松、侧柏3000余亩,现已成林。根据之前的协议,3000亩林地中50%归穆巧娥承包经营,期限70年。签订协议15日内,西回村村委会协助办理林权证。但是,这个承诺并没有如期实现。

2016年夏天,西回村村委会召集东回镇林业站、耿建军、村中见证人等多方代表一起对当年耿蝉柱植树造林范围进行实地测量,最终结果是500余亩。

“从3000亩到1500亩,再到500余亩,我实在不明白范围为什么越来越小。”耿建军说。

官方:造林面积有出入可申请重新测量

在提及林权证办理流程时,平定县林业局副局长赵志平表示,有意愿承包林地的村民需要向当地村委会提交承包申请,村委会届时会就申请的林地面积、利益分成等相关问题组织召开村民大会。如果该申请得到通过,村委会将申请书公示并逐级上交至镇政府、县林业局、县政府。

“耿蝉柱林权确认主要问题是其家属与村委会没有达成一致,所以我们没有接到提交上来的承包申请书。”赵志平说。

同时,赵志平明确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已成林的林地没有相关补助,只有在实施造林项目时,才有一定的造林补贴。目前,造林工程已实现公开招标,相关补贴款项已实时发放到位。

“目前西回村已办理涉及8000多亩面积的林权证,但均没有任何补助款项,里面也没有耿蝉柱家属的名字。”赵志平说。

面对穆巧娥和耿建军关于林地面积的质疑,西回村村委会主任耿素红坦言,当年可能存在提高耿蝉柱植树造林积极性的想法,所以面积有所夸大,同时,当年的测量手段落后,也存在一定误差。

“2015年村委会和穆巧娥签署《林权确认书》,其中标注的‘3000余亩林地’只是沿用了以前的说法,并没有实际测量。但有了纠纷就不同了。”耿素红说。

耿素红介绍,2015年9月10日,西回村曾就耿蝉柱的林地承包申请书组织召开村民大会,但没有获得通过。

“2016年测量的500多亩林地是在多方见证下进行的,考虑到实际成林区域,我们并没有沿用1984年规定的四个方位界定,而是参照林木延伸的实际地点。”耿素红说。

东回镇林业站站长姜建龙确认了耿素红的说法。同时,姜建龙坦言,目前办理的800多个林权证并没有下发至村民手中。

“这些林权证在办理过程中,只是在地图上划分了大致方位,并没有实地确认界限。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我并没有下发这些林权证。”姜建龙说。

对于这个测量结果,耿建军明确表示不能接受。耿素红对中新网记者表示,耿建军可以申请专业测量队伍再次进行实地勘测,村委会将全力支持。(记者 宋立超)

责任编辑:程实
关键词阅读: 林权劳模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