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大数据看哪些地方的出行“城市病”更厉害

新华社北京1月10日新媒体专电 题:大数据看哪些地方的出行城市病更厉害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高洁 李放出行是群众生活中的常事。对于城市居民来说,哪些地方更拥堵、出行更难?基于交通行业浮动车以及高德地图活跃

新华社北京1月10日新媒体专电 题:大数据看哪些地方的出行“城市病”更厉害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高洁 李放

出行是群众生活中的常事。对于城市居民来说,哪些地方更拥堵、出行更难?基于交通行业浮动车以及高德地图活跃用户实时生成的移动出行大数据,高德地图近日发布《2016年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根据其累计数据和拥堵延时指数等进行梳理,能够让我们看出些动向。

四个城市高峰拥堵延时指数超过2,济南居首位

据高德地图的技术人员介绍,以全天早上6点钟到晚上10点钟为时间轴,通过出行旅行时间与自由流(畅通)时间的对比,得出拥堵延时指数。上午7点到9点以及下午5点到7点的交通高峰时间段里,济南以2.173的高峰拥堵延时指数位居全国首位,其次是2.116的哈尔滨和2.061的北京。排在第四位的是2.022的重庆。这也是全国城市中高峰拥堵延时指数超过2的四个城市。

位居第五位到第十位的,是贵阳、深圳、昆明、杭州、大连、广州。

对济南而言,其全天拥堵指数是1.757,高峰期平均时速是19.89公里每小时,全天平均车速为24.5公里每小时,最为拥堵的是2016年第四季度。与高德地图2015年发布的大数据出行报告相比,济南在2016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拥堵指数同比增长加快,全年拥堵指数位居全国第七位,与去年同期相比涨幅达到6.57%。

济南拥堵样本分析

横观济南城,历下区的高峰拥堵延时指数排在5大区的第一位,位2.48,其次是市中区的2.40和历城区的2.02,即便是排在末尾的槐荫区,高峰拥堵延时指数也在1.81.

纵观济南早、晚高峰拥堵道路延时指数发现,傍晚时分的济南比早上的济南更堵一些。

晚高峰拥堵指数排名第一的道路为3.59的纬一路,从馆驿街到经十路方向的道路在晚5点到7点之间基本全为红色(高德地图用红黄绿三色显示拥堵程度,红色为拥堵,黄色为较为拥堵,绿色为道路畅通),平均车速为11.76公里每小时。

早高峰时期最堵的道路为阳光新路,拥堵道路延时指数为2.76,平均车速为17.22公里每小时。早晚高峰时期拥堵道路的延时指数都进入前十的分别有浆水泉路、华龙路、纬一路、涵源大街。

报告显示,济南平交路口拥堵现象严重,路口拥堵高于所在道路的28.5%左右,道路高峰拥堵延时指数比路口高峰拥堵延时指数低0.57个百分点。

高架改造、地铁修建、海绵城市计划加剧济南拥堵?

高德地图交通大数据显示:济南严重拥堵的区块面积占比全国排名第一,约占规划城区面积的9%。从严重拥堵分布区块来看,济南拥堵区域主要集中在市中区和历下区,覆盖市中心的趵突泉、植物园、千佛山、奥体中心及众多高校园区。相比北京,济南的严重区块更多且拥堵区域更集中。

济南地形复杂多样,城区布局东西长,南北短,东西向承载主要的交通要道,但快速路较少,道路被趵突泉、植物园等景点截断,造成区域车流过度集中,东西向拥堵较为严重,尤其是经十路拥堵最为严重。

数据显示,济南2016年施工的道路较15年拥堵上升15.7%,拥堵上升较大的原因是道路施工时间长,68%的道路施工超过1个月,另外由于87%的道路是半封闭道路。由于道路宽度变窄,在流量不变的情况下,再度加重道路拥堵。

记者查阅相关新闻发现,作为济南市“高快一体”路网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二环西路南延工程、工业北路快速路等目前正在加快建设,二环东路南延与二环南路东延工程的重要枢纽——扳倒井立交同样也在建设中。2016年7月,济南市出台《全面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实施意见》,在市域范围内推广海绵工程建设,根据相关标准进行规划验收及维护。据了解,济西推广区将在62平方公里范围内建设63个海绵项目。与此同时,济南地铁网络建设也在建设中。

这些建设工程或许在短时期内给市民生活带来了不便,造成了济南拥堵程度的加剧,但是想想不久之后项目竣工,济南的城市拥堵现象或许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不少专家指出,城市交通拥堵成为城市化进程中难以回避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交通拥堵一度成为一些大城市的通病。如今,我国一些快速发展的二线城市的拥堵情况正在加剧,这一现象值得重视。

“交通问题跟城市大小没什么关系,跟城市人口规模有关。济南的交通问题已经非常严重,道路修建造成‘火上浇油’的局面。在我看来,不能等到问题加剧才想办法,措施应该赶在问题前面,这需要群策群力,更需要敢于担当。”山东省交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许云飞说。

责任编辑:程实